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907彩票在线 > 产品中心 >

永远的Lemmy:Hellfest音乐节竖起的巨型雕像、威士忌与他的骨灰

发布日期:2022-09-09 21:11    点击次数:90

正在进行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金属音乐节”——2022 年的法国 Hellfest 音乐节现场竖起一座 MOTÖRHEAD 核心 Ian \"Lemmy\" Kilmister 的雕像。这是法国雕塑家 Caroline Brisset 的作品。

Brisset 的作品曾在法国和比利时展出,她的灵感主要来自于造型的能量,将人视为一个既有魅力又有恐惧的主题,她建造钢铁作品,将具体和抽象结合在一起,以实现梦幻般的效果。

Lemmy 的巨型雕像

2021 年 11 月,Hellfest 主办 Ben Barbaud 就制作 Lemmy 雕塑一事找到 Brisset,她立即同意参与:“ 我答应了,因为这是一个伟大的项目。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造出这么大的雕像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

制作记录

当地时间 6 月 23 日(星期四),音乐节现场举行了这一独特纪念活动的正式仪式,标志着 Lemmy 对于 Hellfest、巡演以及乐迷的爱,以及大家对此的回馈。SCORPIONS 演出后,鼓手 Mikkey Dee(前 MOTÖRHEAD)和 MOTÖRHEAD 前吉他手 Phil Campbell 讲话,播放了向 Lemmy 致敬的视频,随后 Phil 和 Mikkey 在纪念碑下向 Lemmy 敬酒并与 Brisset 合影。

现场视频

Hellfest 是 Lemmy 最喜欢的音乐节之一(MOTÖRHEAD 出演了首届 Hellfest,从那以后一直是音乐节的主打)。从现在起,乐迷们每年都将可以在音乐节上向他致敬。这还将让乐迷们有机会组织他们自己纪念 Lemmy 的活动——雕像里有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好莱坞的森林草坪(Forest Lawn)公墓里 Lemmy 骨灰盒的微型复制品。

这座全新的雕像取代了六年前修建的石膏雕像——据报道,由于部分石膏严重破碎,那座雕像正在坍塌。

这不是第一座向 Lemmy 致敬的雕像。2016 年 8 月,Lemmy 生前最喜欢去的酒吧 Rainbow Bar & Grill 众酬约 23000 美元,请德克萨斯艺术家 Travis Moore 制作了 Lemmy 的等身青铜雕像。

Lemmy 的等身青铜雕像

Lemmy 的等身青铜雕像

Rainbow Bar & Grill

同年,Rainbow Bar & Grill 将天井命名为“Lemmy's Lounge”致敬 Lemmy。

Lemmy's Lounge

Lemmy 生于 1945 年,曾为 Jimi Hendrix 和 THE NICE 工作,1971 年加入太空摇滚乐队 HAWKWIND。

1975 年,他组建了 BASTARD,后来改名为 MOTÖRHEAD——得名自他在 HAWKWIND 时的歌。

后来的事情就是历史了。2017 年底,鼓手 Mikkey Dee(SCORPIONS、前 MOTÖRHEAD)回忆 Lemmy:

“我得告诉你,很多人称之为一次灾难。而我不会……这听起来很怪,可是我宁愿庆祝他的生命,而非哀悼他的死亡。Lemmy 对他的一生十分满意,他 70 岁了……当然,我希望他还在,但是他度过了精彩的一生。”

“ 他去世的时候,比猫王更红。如果他知道的话,会很吃惊并且引以为荣的……你看到瓦肯音乐节上,发布[翻唱大卫·鲍威] ‘Heroes’视频时,成千上万乐迷一起挥手……他们用 Lemmy 命名街道,命名公园和场地。十分惊人。 ”

Mikkey Dee 时期的 MOTÖRHEAD

Wacken 音乐节 2017

Lemmy 于 2015 年 12 月 24 日庆祝了自己的 70 岁生日,两天后得知自己患有恶性癌症。12 月 28 日,他在洛杉矶的家中因前列腺癌、心律失常和充血性心力衰竭去世。乐队随后解散。Mikkey Dee 说:“ MOTÖRHEAD 当然结束了,Lemmy 就是 MOTÖRHEAD。但是乐团将在很多人的记忆中活下去。我们不会再做任何巡演。不会再有专辑。而火焰将会传承,Lemmy 活在每个人心里。 ”

他去世后,将自己的骨灰装进一些子弹里,送给他最亲密的朋友们。德国重金属女王 Doro Pesch,80 年代末至 90 年代初的 MTV/Headbanger's Ball 节目主持人 Riki Rachtman,JUDAS PRIEST 主唱 Rob Halford,芬兰硬摇滚/华丽摇滚 HANOI ROCKS 前主唱 Michael Monroe 等人都接到了。

2021 年 5 月,Doro 在接受巴西“Inside With Paulo Baron”采访时说:“两周前,我从美国收到了一个小盒子。到了我妈妈的家里。那时我在德国。我两周后回美国。但是我那时在德国。然后我妈妈说:‘嗨,你期望是什么吗?’我说:‘没。’然后她说:‘我可以把它打开吗?’我说:‘好的,打开吧。’她说:‘里面有一封信。还有一个小盒子。是珠宝之类的东西。’我说:‘好吧。我会等着,拿到它。’那是 Lemmy 的子弹,里面放着 Lemmy 的骨灰。我告诉你,我差点挂了。就像是‘哇!’然后我听说有人说 Lemmy 写了一张清单,他想让他最亲密的朋友或家人得到他的骨灰。我接到了这颗子弹。我简直说不出话。它真的感人。而信上写着:‘他非常喜欢你’或‘他非常爱你’。我想,‘哦,伙计。感觉真好。’那让你感到……现在,我有动力在接下来的几百年里做些很棒的事,让乐迷们摇滚起来。那给了我太多的爱和太多的能量。”

2021 年 11 月,Rob Halford 在“SpeedFreaks”电台节目中说:

“Lemmy 去世时,我有机会在他的追悼会发言。我们有一个很好的聚会;我们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音乐人,我们在好莱坞相遇,谈论了 Lemmy 和他的伟大生命,以及他留给我们的东西。不久前,我从 Lemmy 的人那里收到了一些邮件;Lemmy 的办公室、他的经纪人和大家都在不倦工作,让他的名字永远留在我们身边。他们给我送来的——是一颗子弹[笑],里面有 Lemmy 的骨灰。”

“这真硬。这是 Lemmy 本想做的那种事。不管你怎么解释我刚才说的话——这完全取决于你,但是想想看,被带进这个小小的朋友圈,你实际上拥有 Lemmy 的一撮骨灰,你把它戴在脖子上的吊坠里,他最真实地贴近你的心,就他的遗体而言,这真是让人大吃一惊。用这样的东西来带着他的遗体真是太 Lemmy 了——很刺激,让你思考,让你有话说。在我家里现在就有 Lemmy 的身体的一部分,真是神奇。”

BLACK SABBATH 吉他手 Tony Iommi 说:“ 我认为 Lemmy 是摇滚乐的墓志铭。他的生活方式一向狂野。整个的:sex, drugs and rock and roll。他真的过那样的日子,而且他真的喜欢。 ”他回忆说巡演时,他们设备里总有两瓶杰克丹尼,两瓶伏特加和一大堆啤酒。

Tony Iommi

2022 年 4 月,Ozzy Osbourne(BLACK SABBATH)在接受 Classic Rock 采访时说:“ Lemmy 是个好人。MOTÖRHEAD 原始队形的所有人都走了。失去你所爱的人很难过,他死的那天早上我和他通话,但是我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我想和在那儿的其他人说几句,但是他们一直把电话给 Lemmy。 ”

MOTÖRHEAD 原始队形

Ozzy 与 Lemmy

2019 年 12 月,Ozzy 对英国 Express 透露:“ 我知道他快死了。他甚至都认不出是我。我不得不对他说,‘是我,Ozzy,Lemmy。’他在电话里说话含混不清。我说,‘Lemmy,看在XX的份上,坚持住,我这就去。’ ”然后他和 Sharon 赶过去,但是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2016 年 3 月,Ozzy 说:“ 我们都快 70 了。我 68!……死了那么多同伴。Lemmy 死了,[David] Bowie 死了,DIO 的 Jimmy [Bain] 死了,Natalie Cole 死了,STONE TEMPLE PILOTS 主唱死了,THE EAGLES 死了人。似乎每天都有人死,我想,真操蛋,我希望我不会……我不喜欢这个。 ”

Ozzy Osbourne 摄影:Ross Haflin

Ozzy 也 73 岁了。2021 年 12 月 3 日生日之际,他和 Lemmy 合作的“Hellraiser”推出特别版 10 寸黑胶单曲,收录这首重金属经典的三个版本:A 面是混音师 Rob Kinelski 制作的 30 周年纪念混搭版,B 面是 OZZY OSBOURNE 的 1991 版和 MOTÖRHEAD 的 1992 版。

OZZY OSBOURNE + MOTÖRHEAD - Hellraiser

2022 年 5 月,Ozzy 在接受《经典摇滚》(Classic Rock)采访时谈了几个十分触动人心的问题。

问:“ 你觉得你现在一辈子都戒了吗? ”

Ozzy:“ 我不知道。我希望如此。我每天都过当天的。如果我喝,我就喝。但我今天不想喝。我今天不想抽。我今天不想吸。所以我想今天不会。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

问:“ 你的日常生活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

Ozzy:“ 我再也不会在他妈的监狱里醒来了。 ”

问:“ 你考虑死亡了吗? ”

Ozzy:“ 在他妈的 73 岁时,我做得很好。我还没有去别的地方的打算,但我的时间快到了。 ”

Ozzy Osbourne - Patient Number 9

9 月 9 日,Ozzy Osbourne 将发表第 13 张个人录音室专辑《9号病人》(Patient Number 9),Jeff Beck 参与的标题曲 MV 发布。

‍Ozzy Osbourne - Patient Number 9

Lemmy 在去世前的几年里有过包括心脏病在内的多个健康问题,2013 年因心脏问题就医,装了心脏除颤器,“ 我觉得很沮丧。我没法再找一份工作了。我猜正在为以前的好日子付出代价。混合了我做过的一切——我做的很多。已经戒烟。喝点红酒,仅此而已。 ”

Lemmy

2016 年,Mikkey Dee 回忆:“ [2013 年]他生病后,他很震惊,很长一段时间什么都没做。我只记得他告诉我:'你吸毒的那天,就会他妈的被开。'我从没吸过毒。我喝啤酒,这让我确信我永远不会吸毒。一旦那么做了,就全毁了。 ”

Lemmy 2015

MOTÖRHEAD 曾发售多款联名酒水。2012 年,澳大利亚推出了 MOTÖRHEAD 的品牌喜拉兹(Shiraz)红酒和伏特加,后来则是 Bastards Lager 啤酒。Mickey Dee 说:“ 假如你认为我们老的玩不了摇滚喝不了啤酒的话,你可能就悲催了。那对我们意味喝的更多。 ”

同年,喜拉兹红酒的销量超过 30 万瓶。Mikkey Dee 说:“这酒反映出 MOTÖRHEAD 的精神。像乐队一样,外表硬得像石头,内里却阴暗迷人。”Lemmy 说:“靠近它时提高警惕。我的意思是,酒有欺骗性,一切都有可能发生。”

2015 年 10 月 1 日,MOTÖRHEAD 在瑞典首发与 Mackmyra 合作的品牌威士忌。Lemmy 说:\" 有了 Motörhead Whisky,生命就不那么痛苦。我时不时地会考虑小酌一杯。 \"

2015 年 11 月 2 日,乐队在瑞典与 Nils Oscar Brewery 合作推出 Motörhead Imperial Pale Lager,作为 40 周年庆的一部分。

2016 年,MOTÖRHEAD 与 Global Brews 以及 Icon Beverages 合作,在英国推出以乐队吉祥物命名的“Snaggletooth(龅牙)”苹果酒。这款苹果酒开发了 12 个月,酒精度(酒精体积分数)5.5%,500 毫升瓶装。

2017 年,乐队的经济公司 Global Merchandising Services 与瑞典酒厂 Mackmyra 合作,完成 Lemmy 在世即开始研发的威士忌 Motörhead Whisky,酒精度 40。

2018 年,MOTÖRHEAD 与 Brands For Fans 合作发售了由多米尼加共和国 Götene Vin & Sprit 酿造 8 年的朗姆酒 Motörhead Premium Dark Rum,酒精度(酒精体积分数)40% 。2020 年,该酒在 2020 年 Rum & Cachaça Masters 的“7-12 年朗姆酒”组荣获金奖。

同年,MOTÖRHEAD、Camerons Brewery 与 Global 在 2015 年合作的“Röad Crew”精酿啤酒推出美国版,酒厂是美国密歇根州卡拉马祖县的 Arcadia Brewing Company。该款印度淡色艾尔啤酒(IPA)酒精度 6.2%

《餐饮》(Food & Beverage)杂志在 2016 年将 Lemmy 的至爱 Jack & Coke 的昵称定为“Lemmy” :2 份杰克丹尼、10 份可乐、苦味酒和冰。大家可以在家试试。

Food & Beverage

2016 年,杰克丹尼推出限量 288 瓶的 Selected Single Barrel,99 美元/瓶,被一抢而空。

Selected Single Barrel

2020 年,乐队与 Global Brews 和 Hillrock 合作推出两款限量编号波旁威士忌,庆祝 1980 年经典专辑《黑桃A》(Ace Of Spades,第五张专辑)发表40周年,一款限量 599 瓶,酒精度 57.8 度;另一款限量 623 瓶,酒精度 57.65度。

摇滚老将 Alice Cooper(74岁)在 2019 年回忆:“ 我 37 年前戒酒,但是有一次他(Lemmy)来找我说,‘Alice,我不喝酒了’。同时他手里拿着一杯酒。我坐在那儿说,‘很好——那是可口可乐?’他说,‘不,是一小杯威士忌。’他对于‘不喝酒’的概念就是每晚喝不到一瓶威士忌。可能只是喝 5、6 杯。 ”

Dio 和 Lemmy

2015 年,由于 Lemmy 健康状况不佳,MOTÖRHEAD 被迫取消了多场演出,例如 2015 年 4 月 25 日晚 ,他们在登台前几个小时取消了在巴西圣保罗\"Monsters Of Rock(摇滚怪兽)\"音乐节上的演出,Lemmy 因胃部不适以及脱水被送院检查,Phil Campbell 和 Mikkey Dee 与其他乐手合作演出。在他们之前演出的 JUDAS PRIEST(犹大牧师)加演 30 分钟。

Monsters Of Rock 海报

在 Lemmy 去世前两周,MOTÖRHEAD 完成了最后一场欧洲巡演。

Lemmy

在 2015 年 Kerrang! 的采访中,有人问 Lemmy,当人们称他为传奇时,他有什么感受。他回答说:“ 只要他们不相信,那就好。谁不想在他们的生活中有一个英雄呢?可能是我也好,因为我不会因此取消或是嘲笑他们。我不是一个传奇。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是尤为特别的。也许我做的音乐很棒,但仅此而已。 ”

关于死亡,他曾说:“ 死亡不可避免,对吗?你到我这个年纪就会更注意它。我不担心。我做好了准备。该走的时候我想走的漂亮。如果我明天就死,我也不抱怨。挺好的。 ”

2013 年健康出问题后,他说并不后 悔:“后悔没意义。后悔也已经太晚。你已经这样了,对吗?你按照自己想法活的。 ”

Lemmy

日前,有消息说 Psycho Las Vegas 正在做一张向 MOTÖRHEAD 致敬的合辑《永远爱我》(Löve Me Förever: A Tribute to Motörhead)。这个标题真好,我想所有 MOTÖRHEAD 的乐迷都会同意的。不是吗?

V/A - Löve Me Förever: A Tribute to Motörhead

Lemmy 的巨型雕像剪影

来源 https://blabbermouth.net/news/watch-short-documentary-about-making-of-lemmy-statue-at-frances-hellfest

编译 Demogorgon

排版 闵熙

硬摇滚/金属乐 唱片及 CD 现货/预订请联系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