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服务项目
你的位置:907彩票在线 > 服务项目 >

国际油价一周内两次“破百” 市场担忧过度了吗?

发布日期:2022-09-13 19:58    点击次数:135

原标题:国际油价一周内两次“破百” 市场担忧过度了吗?

尽管油市供给端依旧紧张,但在经济衰退担忧和美元走强等因素拖累下,7月12日布伦特原油、WTI原油再度跌破100美元关口,已经是近一周来第二次“破百”。

这背后的关键逻辑是,经济增速趋缓会拖累需求。根据12日欧佩克最新公布的月报,2023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计将从2022年的340万桶/日放缓至270万桶/日。7月13日国际能源署(IEA)也公布月报,将今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速预测下调24万桶/日,并将2023年预测下调28万桶/日。

但不管是今年还是明年,虽然需求增速放缓,实际需求还在继续增长,只不过幅度变小。

欧佩克月报显示,油市紧张局面并未彻底缓解,预计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同比增长270万桶/日至1.03亿桶/日,而欧佩克以外的供应量仅会增加170万桶/日。这意味着2023年欧佩克还需要增产100万桶/日方能匹配供需。此外,IEA则预计2023年全球原油需求从今年的9920万桶/日增至1.013亿桶/日。

此外,供应端的问题也未解决。尽管欧佩克6月实现增产,改变了5月产量下降的局面,但总产量仍远低于目标。

从种种迹象来看,油价仍有坚实的基本面支撑。7月13日国际油价已经再度反弹。

供需依旧紧张

今年5月,欧佩克产量不增反减,石油产量下降17.6万桶/日,远未达到欧佩克+协议规定的增长目标。

到了6月,欧佩克产量终于再度增长,但仍远低于目标。根据欧佩克最新公布的月报,所有13个成员国6月份总产量增加了23.4万桶/日,达到2872万桶/日,其中伊朗、委内瑞拉和利比亚这三个成员国不受欧佩克的产量配额约束。此外,10个参与增产计划的欧佩克成员国6月份总产量升至2481万桶/日,但比2587万桶/日的目标仍低了大约106万桶。

如果把时间范围扩大,过去两年欧佩克+产油国向全球市场供应的石油甚至比其承诺的水平少了逾5亿桶。

需求端则仍相对强劲。欧佩克预计,2023年全球总需求将达到1.03亿桶/日。为了平衡供需,欧佩克需要在2023年平均每天生产3010万桶石油,较6月产能高出138万桶/日。为了填补这一缺口,欧佩克需要大幅提高产量,但却一直饱受投资不足、政治不稳定等因素困扰。

IEA也指出,尽管高油价降低了经合组织国家的石油消费,但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已经反弹。IEA预测,受非经合组织国家需求强劲增长的带动,2023年石油需求将增加210万桶/日,至1.013亿桶/日。

另一方面,由于俄乌冲突所引发的制裁,俄罗斯大量石油供应难以进入西方市场,市场迫切需要获得新的石油供应来填补供应缺口。

在这一大背景下,美国总统拜登本周的中东之行尤其值得关注。能源价格高企加剧了美国国内的通胀,随着中期选举临近,拜登迫切需要平息通胀来挽回民心。在7月13日至16日期间,拜登将先后访问以色列、约旦河西岸和沙特阿拉伯。

需要注意的是,沙特和阿联酋是仅有的两大拥有大量闲置产能的欧佩克成员国。官方数据显示,两国目前大约有每天300万桶的闲置产能。

但拜登此次访问能否取得实际成果还要打个大大的问号。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Ben Cahill表示:“沙特的产量似乎不太可能激增,预计沙特会发表一些无关痛痒的声明,例如承诺帮助平衡全球石油市场、满足全球需求、支持经济增长和维护进口国稳定。”

基联云首席研究员张竹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从切实利益来看,欧佩克自然不希望原油的牛市过早结束,而且,目前欧佩克中很多国家因为能源的因素和美欧迅速修复关系,原油价格维持高位是其与美欧谈判的重要筹码。

市场担忧过度了吗?

尽管经济衰退风险的确会在一定程度上打压需求,但整体来看,油市基本面仍然强劲,油价在近期大幅回调之后或许有望迎来反弹。

高盛表示,鉴于全球石油供应缺口未解决,石油抛售已经“过度”。尽管经济衰退的可能性确实在上升,但石油市场屈服于这种担忧还为时过早。

一家大型期货公司资深原油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夏季是北半球需求最旺盛的时候,美国、欧洲、中国的需求会支撑原油价格。从季节性角度来看,夏季过后需求会出现回落。

另一方面,投资不足已成为油市供给端的巨大问题,而这一问题短期内无望解决。阿联酋能源部长Suhail Al-Mazrouei警告称,如果全球没有更多的投资,随着需求从疫情中完全恢复,欧佩克+不能保证充足的石油供应。如果俄罗斯的石油和天然气完全退出市场,价格可能会达到远远超出人们预期的水平。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也表示,随着西方国家试图减少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加上投资未能跟上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油价仍将处于高位。在未来几十年供应紧张的前景下,能源商品价格可能会受到不断增长的需求的支撑,新兴市场能源消费将跟随生活水平提高而大幅增长。

尽管美国政府官员已经和美国油气行业巨头开会,敦促后者保证能源供应,然而能源公司的反应并不积极。

在供应链问题、资本纪律、气候政策等诸多因素制约下,美国最大页岩油生产商先锋自然资源首席执行官Scott Sheffield表示,公司的油气产量每年增速只会保持在5%,不可能更多,而且即使在拜登政府要求他们增加产量后也是如此,“我们会对拜登政府说不”。

这也意味着,在能源转型的浪潮下,传统能源行业仍有不小发展空间,这也能解释巴菲特为何持续加仓西方石油等能源巨头。

在张竹然看来,巴菲特的独到眼光在于没有过分投资于全球风口新能源行业,对石油公司这种传统能源企业仍青睐,伯尔希尔的ESG指标其实不如很多美国企业。

尽管标普500能源板块近期有所回调,但今年涨幅仍超20%,与跌入熊市的美股大盘形成了鲜明对比。摩根大通首席全球市场策略师科拉诺维奇(Marko Kolanovic)仍然看好能源板块,他指出,尽管能源股价格上涨,但由于收益增长更快,能源股当前的市盈率实际上低于一年前。

联博资深市场策略师黄森玮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短期来看,能源股确实有回调的压力,今年的涨幅已经很大了,目前市场的焦点逐步转向经济衰退,会影响到石油等大宗商品的需求。

但从长期来看,黄森玮认为,能源股的估值相对于整个大盘仍比较低。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全世界仍然需要传统化石能源。而且从供需角度来看,现在能源产业的投资依旧不足,即使未来需求会出现放缓,但产能依旧无法满足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