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联系我们
你的位置:907彩票在线 > 联系我们 >

国企被老外坑破产,悲剧会二次上演吗?

发布日期:2022-11-23 20:19    点击次数:165

  俄乌开打之后,欧洲能源价格就涨得没边了,北溪二号被炸了,欧洲的能源保障更多的就是靠LNG船(液化天然气船),一船船往过运,一船至少净赚1.5亿美元。

  这其中的大赢家就是美国人,挣了一两千亿美元了,其他国家也看到了这个宰大户的机会,纷纷开始抢生意,但里面有个难点——LNG船实在太难抢了。

  LNG船,租金是按天计算的,上个月每天的租金是10万多美元,到了这个月,已经涨到每天40万美元了。

  为啥LNG船这么难抢呢?因为船太少了。

  全球只有700艘左右的LNG船,其中80%还有长租在身,这么一算,可调用的船也就一两百艘,需求不断上扬,租金能不大涨?

  很多公司就想,既然抢不到船,那就造船吧。

  造船也不容易,LNG船还有两个称呼,一个叫做“造船业皇冠上的明珠”,一个是“沉睡的氢弹”。

  “明珠”说的是造船的难度,LNG船要运的是在-163℃的低温下液化的天然气,对低温和密封性的要求都相当高。

  而“氢弹”则是指危险性,因为要求高,容不得一丝马虎,一旦发生泄露燃爆,那就是船毁人亡。

  一艘17万立方米的LNG,大约可以供应上海一个月的用量,但其爆炸产生的能量,相当于32.3万吨TNT烈性炸药,比当初美国扔广岛的原子弹威力大几十倍。

  LNG船出现的历史不长,1951年,美国制造了第一艘LNG船,但直到80年代,法国人才用殷瓦钢解决了空间占用问题,欧洲就成了LNG船的中心,90年代欧洲船厂基本不赚钱,产能就转向了日韩。

  不过欧洲人很精明,核心技术一点不外泄,要做LNG船,要么用挪威Kvaerner公司的MOSS球罐型,要么用法国GTT公司的薄膜型,这两家公司不用造船,只要出让专利,就能躺着赚钱了。

  日本人学的很快,但韩国人一看这个有前景,也立刻杀入,而且国家还给巨额补贴,这日本完全没法比,于是没几年工夫韩国全面超越日本,垄断全球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产业链的迁移很正常,但是能不能在这里赚到钱,还得看命。

  为啥这么说呢?

  韩国垄断市场的时候,主流的天然气运输方式还是管道,因为成本低啊,LNG船的份额一直就是二成左右,没有大爆发。

  所以韩国的几大船厂命运多舛。

  今年,韩国的三巨头之一的大宇造船,要被大股东卖掉了,因为它是国家补贴拿到手软,订单接单也不错,问题就一个,死活不赚钱。

  2015年,大宇造船为活命,卖掉了总部大楼,2015年-2021年,累计亏损已经到8万亿韩元。

  这还不算,它还面对着因为延迟交付和设备缺陷所带来的赔款要求,官司已经好几轮了,大概率要赔不少钱。

  这么大船厂为啥还会出现延迟交付这样的低级错误呢?

  原因很简单,造船这事特别废人,韩国生育率低不是这两年的事,造船严重依赖外国劳动力,尤其是东南亚。

  但现在东南亚制造也在崛起,也在疯狂抢人,所以现在韩国造船业大概有4万多的劳动力缺口,遇上LNG船交付的大年,交付就是个大问题。

  于是,抢生意的来了,这就是中国人。

  说起来,咱们介入LNG船的制造非常晚。

  1999年,咱们才认为这LNG船必须得搞了,万一人家一关管道阀门,咱们进口天然气的通道受限,那影响可大了。

  这一年,咱们跟法国GTT引进了专利,从大西洋(行情600558,诊股)船厂引进了设计技术,2000多份资料,摞起来有9米多高,最初认为,消化这些东西大概得10年工夫,不过中国的效率很高,2001年7月,No.96薄膜型模拟舱试制造成功并获得了英法美日挪等船级社的认可证书;2002年,中标广东LNG项目中2+1艘14.7万立方米LNG船;2004年12月15日,开始正式建造。

  7年的前期准备+3年的制造,2008年4月3日,中国第一艘LNG船“大鹏昊”号,正式交付。

  现在,中国可以建造LNG船的船厂有3家,来自央企中国船舶(行情600150,诊股)旗下的沪东中华造船、大船重工、江南造船,今年10月份,还有两家中国企业杀入LNG船制造领域。

  一个是中国最大民营船企扬子江船业,获得了欧洲船东的2艘17.5万m³LNG船建造合同,另一个是江苏招商局重工,也跟GTT签订了技术合同,成为中国第五家有能力且有资质的船企。

  有工厂,对手又在下滑期,所以这几年新增的订单基本都跑中国来了。

  2018年的订单是10艘,今年前三季度是32笔订单,订单金额翻了10倍,一艘船十几亿起,可以说,LNG船是现在为数不多火热行业。

  但是这里面还是有不少大坑,一不小心可能就被大订单搞破产了。

  为啥呢?

  因为造船很耗费时间,假如你是个船主,现在下单,能开上船估计要2027年了,到时候天然气市场啥行情?谁也说不清。

  这方面咱们是有惨痛教训的。

  大连造船厂是有名的大厂,后来变身大船重工,参与过中国第一艘航母辽宁舰的改造项目,在海上钻井平台上,大船重工也创造过多个第一。

  俗话说术业有专攻,大船重工一看海上钻井平台这项目需求大、前景好,于是2006年成立子公司大船海工,专干这行。

  没几年大船海工就在行业内打开了知名度,2013年,大船海工就迎来了它的超级大客户,挪威的SeADRill公司。

  Seadrill的老板弗雷德克里森是著名的船业富豪,在80年代的两伊战争期间倒腾石油发家,后来又进入石油勘探,有140多艘油轮以及100多座海上钻井平台。

  Seadrill公司一开口就说想要8个海上钻井平台,大船海工一合计,大概这笔生意能赚130亿人民币,而且这是业内的大佬级公司,搭上这条线,未来的订单真不愁。

  但是,大客户的条件很苛刻:

  1. 行规30%的预付款,只能先付10%,也就是大约13亿;

  2. 提出的标准很高,还有诸如建造员工宿舍的定制化需求;

  3. 一旦发生纠纷,要到挪威去仲裁。

  风险不低,收益很高,这怎么决定呢?

  最后大家认为,作为行业大佬级的存在,一个千亿富豪还能耍什么手段不成?干!

  于是大船海工开始吭哧吭哧地造平台,钱不够就借,反正订单交付所有都不是问题,外债多点关系不大。

  但是千算万算,也没想到这北欧浓眉大眼的千亿富豪也不讲武德。

  2018年,8个订单被取消了6个,而且说的很清楚,即便未来能交付,也不接收,有纠纷也不怕,反正约定是在挪威仲裁,大不了预付款不要了呗。

  但是这时候大船海工的钱已经瓷瓷实实的都造了船了,不仅13亿预付款全砸了进去,自己还借了20多亿,挪威富豪的这记重击,直接让大船海工破产重组。

  重组方还想着,好歹还有两个平台的订单,能偿付一些债务,结果没几天,挪威富豪把剩下的两个订单也取消了。

  这真是逼上绝路,一点指望也没了。

  Seadrill公司为啥这么决绝呢?

  背后的决定因素就是油价,他们下订单的时候,油价呼呼涨,2014年油价到了115美元的高位,结果半年之后直接跌到了48美元,一年多后甚至到了27美元的低点,之后虽然缓慢上涨,但始终也没回到2014年的高点。

  这么一看,Seadrill公司当初设定那么苛刻的条件就是在分散风险,油价高位照单全收,油价跌了顶多损失点定金,至于中国造船厂的死活人家不管。

  回头看,这订单到处都是陷阱,但当时为了130亿的营收,这些风险基本被忽略了。

  结局咋样呢?

  欧洲富豪止损,中国企业破产,好在人家是国企,最终几座钻井平台,还是靠国家资产整合,才得以重新利用。

  天然气和石油一样,同样都是资源型物资,也同样是具有周期性,价格起落,大连海工这样的事情,不要出现第二个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