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媒体报道
你的位置:907彩票在线 > 媒体报道 >

人还活着竟被悼念4.3万次,起底网络祭奠平台:审核秒过,仅一县城就有24万用户

发布日期:2022-11-23 21:21    点击次数:117

  网络祭祀平台却变网络暴力工具?

  11月21日,#人还活着却被人网络祭奠4.3万次#话题引起热议,一度冲上微博热搜第一,阅读量高达2亿。

  事件起因于近日厦门市思明区法院发布了一则案例。据思明区法院,近日,璐璐发现安息网络祭祀平台(化名)内设有“厦门美丽女孩璐璐纪念馆”,该馆建立于2016年1月,6年来访问量达4.3万余人次。

  “纪念馆”网页上详细记载了璐璐的“生平”,包括出生日期、籍贯、悼词,“2010年1月某天晚上离校后失踪,过了好几天才在海里发现她面目全非的尸体,愿在天堂安息”。纪念馆设有灵堂、网上墓园,放着璐璐的头像,另外还设有“音容笑貌”模块,发布了10张璐璐的生活照。

  案件中,璐璐认为平台侵害肖像权、名誉权,要求平台承担侵权责任。平台确认情况属实,但因纪念馆设于多年前,当时还未实行实名制登记,无法提供其真实信息。法院审理认为,平台未严格履行审核责任,未要求注册用户进行实名认证,致璐璐人格权被侵害,遂判决平台承担侵权责任。

  11月21日,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对时代财经表示,祭祀是肃穆的传统文化。如果把活人当做逝者来祭奠,是对被祭者的冒犯,侵犯其肖像权、名誉权以及其他人格权益。“故网站对设立祭堂,有相应的注意义务,避免侵权。如果网站失职,导致活人被祭祀,是要承担帮助侵权责任的。”

  丁金坤指出,祭奠网站涉及个人信息以及家属的感情,如果没有相应审核机制,可能被乱用,而成为侵权平台。

  事实上,随着绿色文明祭祀理念的普及,网络祭祀并不是新鲜事物。今年清明节期间,根据民政部清明节祭扫工作办公室统计,全国共有2304个网络祭祀平台,网络祭扫群众695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75.7%,这意味着,网络祭祀的普及度和接受度越来越高。

  然而,网络祭祀平台存似乎是监管的“灰色地带”,存在着天然的制度与监管“真空”,在信息审核方面存在漏洞。

  时代财经在应用商店搜索“祭祀”关键词,出现了“天堂念”“创忆”“祭奠堂”“念忆”等众多网络祭奠相关App,在微信公众号搜索“祭祀”也出现了“文明祭祀”“小烛光”等网页平台。

  时代财经随机试用了几个App和网页平台,发现仅用手机号或微信登录即可完成注册,不存在实名认证的流程。与线下祭奠方式相似,在这些平台中,用户可以为逝者创建纪念馆,送上祭祀用品,以表达哀思。

  “文明祭祀”平台界面

  时代财经发现,创建纪念馆时,需要上传逝者姓名、性别、照片、生卒年月、生平简介、选择墓地场景,即可成功创建,创建时无需上传相关亲属关系的说明。

  其中,“天堂念”“创忆”在提交申请后,经过了大约一秒的系统审核,主要为检测敏感词、敏感人名。

  “创忆”App创建纪念馆前需经过约一秒的系统审核

  这些平台往往是免费创建纪念馆,送上祭品则需要收费,其中“文明祭祀”平台的祭品为1元/件;“天堂念”App的祭品为开通99元永久会员后可无限使用,如不开通会员则需要购买“祝福”,10元相当于100“祝福”,祭品大多为50“祝福”一件,相当于5元/件。

  “创忆”App也需要购买“祝福”,此外,在“创忆”App的纪念馆中,还可以点亮“长明灯”,价格为198元一年,498元永久,点亮永久长明灯后,其余祭品可免费无限使用。

  “天堂念”App的收费模式

  在这些平台首页,可以看到不少用户时常发布文章、照片缅怀自己的亲人,路人也可以进入公开的纪念馆,为他人献花、上香、点蜡烛等等。

  用户黄女士(化名)常常在平台上向爸爸“分享”自己的日常,她对父亲的思念跃然纸上,“老爸早上好,今天有点阳光,心情很差,很想你。”“老爸,今天早上好,昨晚开始下雨了,你一切都好吗?”“老爸,今天我去花鸟市场买了两个花盆。”……黄女士告诉时代财经,这里是她的精神寄托,“我每天都会来”。她表示,虽然自己在平台上也会花钱,“但不会花很多,会看需求花”。

  时代财经以咨询者身份联系“文明祭祀”平台,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平台用户年龄层涵盖20岁到50岁,目前有开放县级区域代理,其中规模较大的县级代理有24万的用户量。

  针对创建纪念馆的信息审核问题,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目前平台审核的方式是发布后的人工审核。据该工作人员,目前平台上创建纪念馆分为“公开馆”和“隐藏馆”两种,“现在大部分人创建的都是隐藏馆,隐藏馆只有自己和点击了分享链接的家人朋友来祭奠,隐藏馆一般不存在对社会的不良影响,所以我们主要审核的就是公开馆。”

  工作人员表示,公开馆里被祭奠的老人基本上不存在恶作剧的可能,如果是看到年轻人就需要多留意。“通过生平简介、寄哀思所表达的内容能够进行初步的判断,如果有极端、恶意的言论会进行删除和下架,还有如果年龄显示是二三十岁,而提交照片是五六十岁的,这种照片和信息明显不符的,也是可能有问题的,这些都是不允许公开的。”

  有网友认为,创建纪念馆应该要提供死亡证明或亲属关系证明,才能防止类似“厦门女孩活着被祭祀”的恶性事件,而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死亡证明或者户口本不是很好办得到,有时候时间长了户口也注销了,有的地方也不开具死亡证明。如果用户都需要出具这样的证明,那这个平台使用起来就不太方便了。大部分人的居心还是好的,恶作剧是极个别的现象。”

  丁金坤指出,目前网站的审核过于简单,只根据常识判断是不够的,至少应该需要设立人提供其与被祭奠人的身份关系说明,并告知提供虚假信息的法律后果。

  针对网友“提供死亡证明”的建议,丁金坤告诉时代财经,“提供死亡证明是诉讼或者公证标准,要求是高了点,但让当事人写个情况说明,留下真实的联系方式,以保证祭奠真实,以及事后可以追责,还是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