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907彩票在线 > 人才招聘 >

巴西专家: “美欧再没有任何可以教给巴西的”

发布日期:2022-09-23 19:56    点击次数:110

参考消息网9月22日报道巴西环球在线网站9月21日刊登题为《“美欧再没有任何可以教给巴西的”》的文章,作者是佩德罗·亚历杭德罗·桑切斯。全文摘编如下:

巴西经济学家、研究员马尔西奥·波什曼认为,在欧洲和美国发展起来的新自由主义是一种工具,但对巴西来说已然毫无用途,美欧再没有任何可以教给巴西的。

不久前,波什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洲越来越像一座腐朽过时的博物馆,而美国则是一间陷入血腥争端中的疯人院,毫无出路和前景。”

此前曾担任过巴西应用经济研究所所长的波什曼表示,新自由主义旨在阻止世界经济中心从美国向东方转移,导致巴西逐渐沦为一个依赖初级产品出口的边缘化国家。相比之下,没有采用新自由主义方案的亚洲国家却在过去40年中取得了最亮眼的成绩。

波什曼认为,巴西曾在“由美国主导的全球单极化”态势中进行“大胆而勇敢”的实验,但这种背景今天已不复存在。

他说:“20年后的今天,当今世界已经不再是单极的世界,在具有中心性的同时也兼具多元化特征。中国等亚洲国家具备不可否认的重要性。”他认为,作为巴西劳工党最初时期的主要标志,实验主义已经是明日黄花,只有将其摒弃,才能为巴西带来一个全新的现实。

波什曼认为,从2016年开始,随着借贷资本的兴起,新自由主义就开始在巴西陷入停滞。他认为,今天的世界被“重新划分”为两大国家集团:一个是生产和出口数字产品的国家;另一个是进口和消费这些产品的国家,它们没有能力在国内生产,因此只得进口数字产品和服务。他说:“不幸的是,巴西和拉丁美洲恰好正处于第二集团。显然这种模式并不能给一个国家带来任何好处,而这就是我们最近看到的情况。”

波什曼表示,巴西在后资本主义背景下应该遵循的再工业化模式在于,首先应当给新自由主义金融化重新定位,把重点重新放到生产活动上。一个由政府主导的工业化概念应该包括新的进步领域,并与亚马孙地区、大西洋和外层空间密切相关。

除了面向未来勾画的工业发展可能性之外,再工业化必须从加强本国已经较为强大的部门开始。波什曼举例说明:“巴西是一个农业大国,但由于依赖外国产品,如化肥、种子和农业机械,因此依然十分脆弱。这里也是一个巴西可以内化发展的领域,而且我国已经掌握实现这一目标的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