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907彩票在线 > 新闻资讯 >

财说 | 殡葬第一股闹剧频现,福成股份怎么了?

发布日期:2022-05-25 20:56    点击次数:200

记者 | 陶知闲

编辑 | 陈菲遐

作为麦当劳、西贝、宜家供应商的福成股份(600965.SH)主营业务繁多,主要涉及畜牧业中的肉牛养殖(2021年重新恢复)、食品加工(主要涉及肉制品、面食等)、餐饮服务(经营以牛肉食材等为特色的连锁火锅、韩式烤肉和烤肉特色自助餐三大品类),此外,公司2015年通过定增方式收购大股东旗下灵山宝塔陵园,跨界成为A股“殡葬第一股”。

2021年,福成股份营业收入12.69亿元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0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6.77%和24.49%,其中食品加工业务实现营收8.85亿元,占比69.78%;餐饮1.97亿元,占比15.51%;殡葬业1.33亿元,占比10.47%。

作为曾经的明星公司,公司财务总监年报披露前失联、财务独立性存疑、收购企业屡被立案,甚至和公司对簿公堂,福成股份近年来可谓闹剧频现。

失联闹剧

福成股份最新的失联闹剧出自于年报。

4月27日晚公司发现一份财务总监程静签名的纸质文件,文件主要内容:“1. 大股东有干预公司经营管理,财务不独立;2. 已无法正常履行财务总监职责,不能做到勤勉尽责,有些业务无法确定真伪性;3.无法保证报告中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无法承担个别和连带法律责任;4.拒绝签署确认 2021 年年度报告、2022年一季度报告。”,随后的董事会会议,程静也没有出席,由此未签署公司2021年年报和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书面确认意见。期间程静一直处于失联状态,因此公司只能以财务总监未签署2021年年报和2022年第一季度报告并不保证公司2021年年报和 2022 年第一季度报告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的方式审议通过并披露公司定期报告。

福成股份财务总监失联和此前凭证不齐的采购有关。2021年公司董事会决策重新恢复畜牧及屠宰业务,于当年5月开始大量采购活牛,7月活牛陆续到场,并开始进行采购费用报销。在采购活牛过程中,负责活牛采购的人员许多从大股东福成集团临时借调;为加快采购速度,在后续报销付款过程中存在原始凭证不齐的情况。因采购人员多是从大股东借调,比较强势,公司会计人员只好先付款再要求采购人员随后补齐采购资料及原始凭证,此次活牛采购一直持续到 2021年12月份结束,参加买牛的工作人员目前都已返回原工作单位。这次活牛采购累计资金支出超过1.6亿元,在公司未核实清楚采购资料及原始凭证前,存在采购价格不真实和生物资产成本虚高的风险,对公司定期报告财务数据影响不小。截至今年4月27日(年报披露前2天),上述资料仍未补齐。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福成股份活牛采购活动开始不久,相关人员便已发现活牛采购会计核算中存在缺乏相关原始凭证的问题,并一直向采购提出需补齐活牛采购采购资料及原始凭证的要求,但未得到响应和执行,始终未补齐。

对于2021年半年报和三季报来说,因6月31日前活牛采购费用尚未报销入账,不影响2021年半年报编制;编制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时,活牛采购金额尚未达到特别大金额,财务总监和会计一直在催促采购人员补齐凭证,并且活牛采购人员当时承诺回来补齐,因此正常编制和签署了2021年第三季度报告。 如福成股份财务总监所述,公司的采购凭证缺失暴露出严重的财务独立性问题。2021年9月起,大股东福成集团便直接安排集团人员参与上市公司采购业务的付款审批,福成集团副总经理、福成集团财务部总经理、李福成都曾在上市公司付款审批单签过字,集团人员审批通过后上市公司资金中心方能付款;2022年3月10日,公司实际控制人李福成甚至要求肉制品、速食品、屠宰、养牛四个分公司的付款从公司财务管理系统资金中心剥离,由新上任的分公司负责人主管财务工作,不再执行公司统一的资金管理制度,截至4月1日,肉制品分公司和速食品分公司已完成从公司财务管理系统分开的程序,另外两家分公司尚未完成。需要指出的是,上述经营决策并未经过上市公司管理程序。

更为严重的是,4月21日,公司召开福成集团公司全体负责人、会计、出纳会议,一切付款必须通过福成集团财务部总经理批准,上市公司财务总监没有签字权,只负责合并报表,要求公司会计和出纳出具遵守规则保证书。这一行为显然不符合上市公司财务独立性的要求。

根据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的蒋佳颖律师介绍,福成集团的公司章程,公司的经营计划、投资方案、内部管理机构的设置等经营决策,应由公司的董事会进行决议,但是公司董事和高管显然没有严格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进行治理。事实上,许多民营企业,大股东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通过其推荐或者委派的董事或高管来决定公司的重大事项,无视或违反公司法或公司章程的规定,并作出损害了公司利益和中小股东权益的行为并不少见。如果说大股东或高管的行为有违公司法或者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并且最终被确定该等行为存在损害公司利益及其他股东权益的,公司和其他股东完全可以通过采取刑事报案或者民事诉讼的方式来追究公司高管的责任。

目前,在相关凭证补齐以及李福成书面出具承诺后,公司财务总监程静现同意补签对公司定期报告和财务报表的书面确认意见。

收购闹剧

除了失联闹剧,福成股份还有收购闹剧,并由此暗藏雷区。

2018年11月福成股份通过增资和股权转让方式投资1.8亿元取得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天德福地)60%的股权,2019年天德福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12亿元,未完成约定目标,由剩余40%股权的持有人以20%天德福地股权向公司进行补偿;2020年天德福地再度亏损580万元,未完成2720万元净利润的承诺,后双方对簿公堂,经法院判决合计补偿福成股份2800万元。

在连续两次承诺未达标,天德福地又深陷“内讧举报门”和非法吸储事件。2020年9月27日,韶山市公安局接受天德福地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曾攀峰(第二大个人股东,持股7.2%)报案,称经营负责人曾聪育于2020年6月起伪造天德福地印章,非法签订合同。韶山公安局就曾聪育的涉案行为,成立调查组开始调查“9.27 伪造公司印章案”。在韶山市公安局对“9.27 伪造公司印章案”调查一年后,向天德福地出具《立案决定书》,“决定对湖南韶山天德福地陵园责任有限公司等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更为严重的是,天德福地还涉嫌造假。在天德福地“内讧举报门”发生前的一个月(2020年8月),福成股份发现了天德福地股东曾攀峰、曾馨槿在与公司签订《增资及股权转让协议》时,存在提供虚假财务资料、隐瞒部分负债等方式,骗取公司签订协议。目前公司已向三河市公安局报案,并收到三河市公安局出具的《立案告知书》。

收购数据涉嫌造假、深陷涉嫌非法吸储泥潭以及“内讧门”,对于天德福地2022年和2023年分别承诺的3290万元以及4700万元扣非净利润如何完成,以及4237万元补偿款(2021年天德福地扣非净利润为亏损703万元,未完成3270万元净利润的承诺,合计拟补偿4237万元)是否能最终支付,特别是在2020年双方对簿公堂之后,这合计1.22亿元的业绩如何兑现,是给福成股份未来埋下的隐患。

此外,福成股份管理层特别是控股股东也多次违规,甚至出现违法事项。

2021年7月李福成收到上交所监管警示,主要由于其利用他人账户买卖公司股票,累计成交金额超过0.5亿元,已构成短线交易。再此之前,2019 年 11 月证监会已对公司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李高生、时任董事会秘书赵永刚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2020 年 5 月上交所再对李高生、赵永刚出具予以监管关注。

除了监管违规,李福成还被处以刑事处罚。今年1月,李福成收到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被判数罪并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具体来看,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人民法院初审判决李福成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免予刑事处罚;犯虚开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十一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已缴纳);退缴的违法所得三千万元、行贿款六百万元,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